我们失去了避风港
发布时间:2019-09-01 14:44:32

 我们不再有安全感,同时也失去了逃离生活压力和紧张的传统避风港。 晚上出去走走、开车兜兜风或来一点儿性生活——这些曾经是我们用一两 个钟头来享受自在人生、舒缓紧张情绪时常做的事,现在全都变成危险 游戏了,做之前总要一再三思。我们仿佛身陷囹圄,成了关在自己家里的 囚犯。

  我们失去了心灵的隐私

  那些一向把我们的生活和身外的世界&隔开来的疆界,都被侵犯了。 卫星科技把一切的不可能变成可能,唯独“想躲开这世界的悲剧、逃离 这个崭新地球村的骚动”成了不可能。想要“转台”,不再听周遭的任何 新闻,很难。而拜手机和传真机所赐,“你们会找不到我”这句话己经从 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,不论我们走到天涯海角,都能被人发现。

  我们失去了与“敌人”之间的安全距离

  从美国建国以来,美国人一直很清楚敌人是谁。曾经是英国,曾经是

  日本、是德国、是俄国 个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国度、一个遥远的民族。

  随着冷战的结束,我们遥远的敌人都不见了。转眼间,威胁我们的家园、 我们的财产和我们的家人的力量,不再来自海外,而是就在国境之内;带

  

  着枪等着取你性命的人,不再是远在天边,他就近在你家巷口。敌人来 了一草木皆兵。

  以上每一项单独来看都已是很严重的损失,把它们统统加在一起,对 我们的精神和心理更是一股威力强大、无可抵挡的破坏力。平常不论失去 了什么,我们都会有一些紧张的情绪反应,现在面对这些多重损失,我们 也有一样的感受一愤怒与无力感。

  我们愤怒,因为我们受到过度刺激。

  我们愤怒,因为一切事情原应渐入佳境,而不该每况愈下。

  我们愤怒,因为我们一直努力要把事情做好,却好像半路杀出个程咬 金,把游戏规则都改了,也没人来通知一声。

  我们有严重的无力感,因为我们无法保护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。

  最大的受害者一儿童

  在危机四伏的时代里,每一个社会都是从它最脆弱的一隅开始崩裂 的。或许,暴力之所以在美国如此风行,正是那些自觉天生丧权的人,在 感到最深的无力感后都做出了相同的反应;而暴行的肆无忌惮或许正真实 地反映了施暴者郁积的恚愤之气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受害者, 只是有些人由于起点不同,在先机尽失的情形下,当然也就比其他人更早 溃不成军。

  正如《新闻周刊》在某一期的封面故事中所言:“是谁杀死了童真? 是我们自己。”在这个充满挑战的非常时期,我们大人己不免感到极度焦虑

  

我们失去了避风港(图1)

我们失去了避风港(图2)

我们失去了避风港(图3)

我们失去了避风港(图4)

  和失望,那些可怜的孩子就更难逃“在惊吓中早熟”的命运了。我上小学 的时候,天大的烦恼就是,不知道会不会在体育课时被选进排球校队,或 是艾米莉生日时会不会请我去她家玩。现代小孩的烦恼是:担心被杀! 6 岁大的孩子,就己有机会目睹同龄的小朋友死在沿街扫射的枪口下;初中、 高中校门口要设金属侦测器,以确保没有人身上带着枪。童年再也不是过 去的童年一没有了纯真,连“童年”两个字都称不上了。

  别以为你的子孙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他们清楚得很,他们可能比大 人更能诚实反映自身的感受。最近一次普林斯顿调查(Princeton survey) 访问了 758个10—17岁来自不同经济背景的青少年,得到了下面的数据:

  56%害怕来自家人的暴力

  53%害怕父母亲会失业

  61%担心自己将来找不到好工作

  只有1/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来会比父母赚更多的钱

  47%担心买不起房子

  49%烦恼钱不够用

  只有31%的城市居民、47%的郊区居民觉得夜里安全 1/6的受访者亲眼见过或知道有人被枪杀